coastimpressions-900-25.jpg

生活中的EDC接觸風險

摘自 Endocrine Society-IPEN(2014): Introduction to Endocrine Disrupting Chemicals.

EDC是一個全球、無所不在的問題。我們可能家裡、辦公室、農場、空氣、食物、飲水中接觸到。在數以萬計的人造化學物質中,大約有1000種具有影響賀爾蒙的特質。生物監測資料(測量人體的體液和組織中的化學物質)顯示,幾乎100%的人類體內都有化學物質存在。除了已知的EDC之外,還有無數可疑的EDC或化學物質從來沒有被檢驗過。

 

受到污染的環境,EDC的暴露量也會增加,包括:工業汙染物滲入土壤或水源,或者透過微生物、藻類、植物進入人類生活圈並且隨著食物鏈向上移動的地區。食物鏈頂層的掠食者,包括人類,是所有動物中體內化學物質濃度最高的生物。尤其值得關注的是,某些化學物質隨著空氣和海流被傳送到非常遙遠的地方。事實上,有些完全沒有化學工業的地區,如北極,人類和動物體內卻可以找到EDC。此外,有些化學物質屬於持久性有機汙染物(persistent organic pollutatnts, POPs),意味著他們即使遭到禁用,也會在環境中存在一段很長的時間。這些有機汙染物,有些是EDC,如多氯聯苯(PCBs)、戴奧辛、和DDT。

殺蟲劑,或其他用來殺死生物的化學物質,是一個接觸EDC的管道。許多殺蟲劑,尤其殺死昆蟲和鼠類的藥物,特別設計成具有生殖和神經毒性。神經和生殖系統對於賀爾蒙本來就十分敏感,加上無脊椎動物和脊椎動物在這方面的生理機能十分類似,代表設計來擾亂這些功能的化學物質,不只在一個物種上有效,包含人類。莠去津(atrazine)、2,4-二氯苯氧乙酸(2,4-D)、草甘膦(glyphosate,)....

 

另一個接觸EDC的途徑是經由食物和飲水容器,其化學成分滲入食物和飲料中。雙酚A是其中一個知名的案例,而且越來越多資料顯示,用來取代雙酚A的替代品,也是EDC。靜脈注射和其他的醫療管線也含有某種EDC如磷苯二甲酸酯,讓這些化學物質透過血液直接進入人體。

 

這些只是眾多EDC來源的一部分。其他的來源還包括:個人衛生用品(磷苯二甲酸酯、三氯沙、烷基酚聚氧乙烯醚)、紡織品和服飾(全氟化合物),以及建材(使用大量的溴系阻燃劑和隔熱化學物質)。

日用品

EDC出現在許多日常用品、居家環境和個人用品之中,直接接觸我們的身體,或存在於住家或工作環境裡。例如,兒童使用的商品、電器、食物包裝、個人衛生用品、紡織/服飾,以及建築材料,都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。

 

對於這些商品中的化學物質,消費者其實沒有太多選擇,因為一般來說,商品中的化學成分並沒有被完整的標示。某些化學物質被釋放到空氣中並且留存在室內,尤其是通風不良的環境。空氣中的化學物質最後會集中在地毯或灰塵裡,這對嬰幼兒是一大隱憂,因為他們時常把掉在地上的東西撿來吃。直接塗抹在身上的個人衛生用品也是個問題。牙膏和殺菌肥皂裡的化學物質也會被吸收,甚至小量的吞食。

磷苯二甲酸酯是一種塑化劑,用來軟化聚氯乙烯(PVCs)、為品添加香料、增加塑膠的柔軟度等等。磷苯二甲酸酯分成兩類,碳骨架介於3-6的屬於低分子重量,高於6屬於高分子重量,其中又以低分子重量對於健康的危害最大。磷苯二甲酸酯會干擾雄性賀爾蒙(睪丸素)。由於雄性激素對於男性的發育(包含生殖器發育)至關重要,一般人為男孩最容易受到影響。不過,雄性激素也會影響女性,所以磷苯二甲酸酯其實跟所有人都有關係。在歐盟,從1999年開始某些磷苯二甲酸酯已經被禁用於玩具,美國則在2008年跟進。

磷苯二甲酸酯出現在以下商品中:

  • 洗髮精、乳液、指甲油、其他個人衛生用品

  • 化妝品

  • 嬰兒用品,如乳液、洗髮精、爽身粉和固齒器

  • 玩具

  • 添加香料的產品,如蠟燭、洗潔劑和空氣芳香劑

  • 汽車(新車的香味就來自磷苯二甲酸酯)

  • 醫療器材如輸送管、血袋或新生兒重症病服所使用的塑膠

  • 建築材料,如塑膠地板、壁紙、油漆、膠水和黏著劑

  • 藥品所使用的腸溶包衣

  • 藝術用品,如顏料、黏土、蠟、油墨

 

磷苯二甲酸酯與下列疾病有關:

  • 男嬰生殖器異常

  • 精蟲數減量減少

  • 讓男孩少玩「典型雄性」的遊戲

  • 子宮內膜異位

  • 新陳代謝相關疾病,如肥胖

接觸食物的材料

BPA是湯品、蔬菜、豆類等食品罐頭內部隔離層中常見的成分。這個隔離層很重要,用以保護食品不受病原體的汙染。不是所有罐頭的隔離層都含有BPA,不過消費者無從判斷。

 

BPA是一種被大量生產的化學物質,全球的產量估計超過540萬噸。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估計,超過96%的美國人體內有BPA。由於小朋友的飲食比較常用到塑膠,而且他們時常在地板上玩、把撿來的東西放進嘴巴裡,所以小孩接觸到的BPA通常比成人來得多。相對的,減少使用塑膠製品、個人衛生用品、改變生活習慣遠離含有BPA的製品(罐頭或塑膠容器),都可以減少體內的BPA負荷。

 

多數人接觸到的BPA是經由容器滲漏到食品或飲料中。滲漏會受到環境因素的影響,如溫度、陽光、和酸性,因此偏酸的食物如番茄汁比較容易造成隔離層滲漏。把食物放在塑膠餐盤上或餐盒裡放進微波爐加熱,以及將瓶裝水放在高溫的車內,也會造成BPA從塑膠中滲出。

 

越來越多的塑膠和罐頭標榜BPA-free,有助於減少日常接觸的機會,不過也有人關切用以取代BPA的化學物質是否安全、他們是否也是EDC。此外,儘管BPA-free食品容器的上市有助於降低接觸,不過BPA的產量仍然非常大,所以除了上述的管道之外,其他的途徑也是一個密切關注的問題。

 

BPA最被研究而且廣為人知的EDC。BPA透過好幾種機制干擾雌激素的運作。它會與雌激素受體結合,並且刺激受體。即使是低濃度的BPA,就可以改變體內組織(如大腦)的雌激素受體密度,以及該組織對天然賀爾蒙的敏感度。由於雌激素在許多身體組織的生長過程扮演重要角色---如大腦、乳腺、甚至睪丸---在成長的階段雌激素活動受到干擾會產生永久的改變,影響日後的生殖功能。

 

BPA的另一個影響,是生物分子機制中的DNA甲基化作用(methylation)。每個人都有一組獨特的基因。我們體內基因表現---亦即基因是否被啟動,導致細胞中某種蛋白質的表現---有很大的差異。例如,人體的皮膚細胞和神經細胞具有相同的DNA,但是這兩種組織的細胞卻生產非常獨特的蛋白質。決定這個差異的就是基因的表現(expression)。DNA甲基化。是將一組稱為甲基團的化學物質加入DNA。甲基加入的數量和位置,決定了基因是否被表現、如何表現。許多EDC,其中包含最廣為研究的BPA,會誘發基因這方面的改變。細胞生長過程中,關鍵基因的DNA甲基化受到影響,也許可以解釋為何在生長過程中低濃度的BPA會增加動物子宮和前列腺癌的風險。類似的問題也出現在肝臟、腦部和卵巢。

在2014年,大約有100篇流行病學的研究發現BPA與人類健康的確具有關聯性,尤其是生殖、行為和能量平衡的失調。多數的研究結果支持發育階段的接觸產生的影響最為深遠。有研究發現BPA降低了正在接受輔助生育治療中的婦女(包含人工授精)的卵子品質,這樣的效果也出現在動物實驗上。來自動物實驗模擬的資料,包含那些生殖機制與人類幾乎一模一樣的靈長類,在生長階段接觸到BPA會損害卵巢的發育、子宮的結構、和胚胎的著床。體內BPA濃度增加,也跟多囊卵巢综合症以及雄性激素過高有關,而這是生殖功能失調的婦女常見的現象。

 

許多組織,包括世界衛生組織和美國國家毒理學計畫都曾經為BPA對胚胎腦部發育和行為的影響表示過憂慮。有非常多的動物模擬研究顯示,在生長的過程中接觸BPA會增加焦慮、攻擊性和其他行為異常,這類效果現在也在兒童身上觀察到。有人因此假定BPA會增加過動症、自閉症等行為障礙的可能性。

 

BPA跟心血管疾病以及高血壓的關聯性很高,有非常多流行病學研究發現這個問題,而且有動物實驗資料的支持。值得重視的是,這方面的研究是針對成人,而非發育中的兒童。而且這層相關性出現在不同的研究對象(族群)以及樣本,強化了關聯性的信賴度。BPA對於心血管的效果顯然是直接的,因為肥胖的關聯性很低。